拓跋鹤
2019-11-15 03:10:23

Karma Nabulsi( ,12月13日)促进了一种否认我国在任何边界内存在的权利的叙述。 她支持暴力的阿拉伯拒绝主义,甚至认为1967年内的一个犹太国家是殖民主义植入者。 这些是阿拉伯联盟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经常提到的直线谈判的起点,以色列希望这种谈判可以恢复。

纳布尔西颁布了一项极端主义议程,该议程一再使巴勒斯坦人民失败,同时剥夺了犹太人民在我们历史家园任何地方的自决权。 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·古特雷斯所说,“现代形式的反犹主义是对国家存在权利的否定”。

只要像纳布尔西所体现的那种极端主义叙事被不加思索地接受 - 即犹太人无权回归祖国 - 难道阿拉伯 - 以色列的建立和平如此艰难吗?
马克雷格夫
以色列驻英国大使